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游(四)  

2010-11-20 03:54:42|  分类: 我在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 心不似从前的宁静.不知是因为叶子绚烂到了末梢, 还是冬天要来了. 

   要不断翻动那些图片, 回到场景里,回到8月的肯尼亚马赛草原.

   窗外的此刻是温哥华的延绵细雨, 缠绵地那般讨厌.极爱温哥华的一切,除了这雨. 而满地的留着泪的落枫更增添了萧索.纵有阳光穿透的片刻,也抵不过那越来越冰冷的秋末寒意.

   偶儿很怀念家乡岚岛的台风,在可以赤脚赤膊的季节里, 以撕碎万物的决绝和无情,宣泄一场淋淋尽致.

   大地需要激荡  就像心灵需要冲刷.

   马赛马拉的草原, 到来的淬不及防, 它那一望无际的宽广豪迈, 和驰骋在草原的百万动物所构成的画面, 如故乡的那飓季风, 没有预约地无端地掀开我心窝的瓦盖, 以一场狂风暴雨的猛烈直捣心的底层, 心捣碎,纷纷扬扬之势.

   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多余的感觉了. 只有流离的风在耳边犀利刮过,掀乱我思绪的发梢.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 猴子怀里的小猴---它看我的眼神.

    游说到上集离开纳库鲁的晨,, 屋瓦上奔跑过一只带着孩子的猴妈妈,微娃唰地一举大炮, 中! 其实那会儿根本不知道有个小猴在怀里.前些时候翻片才得见,大喜: 这样子和袋鼠有得一拼.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2 再见了 红鹤们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3 再见了 纳库鲁湖

         似乎每一场道别, 我都在心里默念着,我会再来! 但是, 有谁能保证明天的行程会如期呢?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4  通往马赛 

     从纳库鲁去马赛马拉的路有三分之二是颠簸的,尘土四起.

     历经的6个小时不止, Kenndy 真是不错的司机, 每次我询问,还行吗还行吗? 他都回答ok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5 P6 一路风光无限

                通往马赛的路一些路段在修缮中. 目击所到, 一马平川. 延绵远方.

       越行越远时, 开始陆陆续续的见到格子红妆包裹的马赛人和他们的牛羊.

      一路的主调是淡黄色的,麦穗的摇曳. 玉米杆的沉醉. 还有片片枯色中夹着点绿,望去, 一目不尽, 再一目,还是遥远.心便也放飞了, 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样的行路, 我似乎可以不要目的地.就这样开下去吧,一个无尽的去向.

          我的孤独遗失了,连同我的心一直在尘扬的路上.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6 马赛的露营地

          到达马赛的时候, 有些疲惫.

        这就是马赛了, 猴面包树, 遍地的羚羊和类似于马赛人草顶土墙的游人营地.这样的信息会告诉你:人是喜欢这里的, 万水千山的涉来,一身灰尘,一脸倦容,一陀螺行囊, 如我.只为, 在草原驰骋, 和动物们一起, 驰骋那颗被禁闭的心.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7 Kenndy 和微娃 在下榻的酒店前.他的手势说的是:马赛好? 微娃好?还是他好? 都好都好!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8 通往房间的长廊,还真长, 走走歇歇.看看门牌.

           恨不能就出发, Kenndy 给了我们一点时间收拾.

         酒店又是不一样的特色了,大厅的马赛挂画,非洲植物,壁炉 通往前廊的正开的欢颜的大红大紫三角梅挂在日头的耀眼下姁姁至态, 让我欢喜的不行,又是一个好玩的地.

         酒店是扇形打开的, 大厅在扇子的中间,扇子的前方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它和草原的隔开是一道 铁 网. 我们是被 关 在铁 网 里的.

         我的住房是3号,沿廊而至, 尽头便是.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 9  近处,满目的角马 横穿马路,kenndy 和我一起兴奋着:角马过马路了---说的是中文.很准的.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0  山坡...风吹草低见牛羊.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1  秃头鹰围在一起吃动物的尸体.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2 高歌的长颈鹿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3 扔他两个出去 会怎么样? 外头是狮子.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 14 , 15  那远去的生命..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6  这肯定不是快乐的表情. 好像吵架了...

       出来没多久就找到两只在一起的豹子,有点慵懒.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7 肃然的上帝啊, 你用怎么的一双手创造万物,还有我?

      "当我想到......我占有的这个小小的空间正要被无垠的空间吞噬 , 然而对无垠的空间, 我一无所知, 连这空间 也不知道我的存在, 这个念头让我惊恐, 我也惊讶于自己出现在此空间而非彼空间:我有什么理由出现在此地而非彼地, 有什么理由出现在此时而非彼时?是谁让我置身于此?" ----<旅行的艺术>.....

    是的, 当Safari颠簸在尘中, 当我一目不能触到极点, 当周身的遇见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 当后退的风吹乱了我的发, 当我的思绪已乱......我,泪流满面了...

     似有定数, 在冥冥中, 我的来处, 我的去处, 我的过往.

    而自然万物无以穷尽, 我是一粒尘,只在此时此刻此地飘过.一别, 又是,它空了我, 而我惦记着它.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8  透过三角梅的夕阳

           回到酒店了...又一轮的夕阳挂上了草原.(拍狮子的一段经历特别放在后面的篇章)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19 酒店的餐厅外长廊,依廊远眺, 暮色莽莽,只有几处的灯火在草原上闪烁.

马赛草原 苍茫着谁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20 回廊处,便可以一目草原了. 无法想象一个方圆1500平方公里的东非大草原, 和一个酒店的对比,是怎么的一个图构?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21  大厅烤火的地方.

      没有想到那个夜里, 那样娇艳的夕阳后,会有一通的倾盆大雨, 我们在餐后 各自抱个一个枕垫, 在火边烤, 听非洲的雨声敲打而下.在浓郁的非洲色彩中,喝酒 品咖啡.....再观马赛人的快乐歌舞(不是表演, 是餐厅的员工自己自娱自乐的),和客人们阵阵喝彩声!一时惶惑:我在哪儿呢?

    四海之人, 八方口音, 汇聚在一个非洲的酒店大厅里,絮语一晚,这又是怎么的缘分呢?

马赛 飘洒着苍茫的泪---肯尼亚笼子之旅(四) - 微娃 - 微娃

 

                P 22  大雨没有熄灭心中的火焰

 

         熊熊火焰旁, 接到李总的电话: 微娃, 怎么样啊?

       微娃答非所问: 我逃不出去!

       李总在那头爽朗大笑, 他明白我说什么了吧?!

       我知道李总很得意于他的草原, 呆在肯尼亚20年的人, 自然会为此而沾沾自喜.要是换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喧哗了.

       那夜,抱着<旅行的艺术> ,在一个和房间差不多大的蚊帐下. 听着大雨落在草地的声音入睡.很安稳的眠.梦回故乡.雨声落在老家老屋的窗瓦上.

      这一生,我知道,便逃不出非洲大草原的诱惑了.

 

     PS, 那晚, 我在本子上记下三页的文字,今天翻开,最后一句是:那是这一生追求的最宁静的片段.

    微娃图文于温哥华 2010 年11月16日.

Copyright 2010 Viva, Duplication is not allowed for public,  commercial issues .   
                      本博客文字、图片均属于原创,享有版权肖像权,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