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2010-10-15 04:39:43|  分类: 我在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序: 在美洲, 我是一个单调又寂静的人, 自然和人文的和谐是一道无形的屏障,我只顾在屏障内驰骋那份虚无的遐想.

在中国, 我亦是一个单调又寂静的人, 过于喧闹的世界是他人的世界, 我只顾着构筑瓦墙来隔离我的那份喧嚣.

我道, 我躲在套子里,往外看,看他人的风尘来往.

但当置身于非洲的时候, 原本的那些存在的或设想存在的隔离保护墙坍塌了.毫无保留, 就这样完全暴露在炽烈的阳光下,没有遮阳帽.雨季到来的时刻,又完全置身于湿冷的街口, 没有遮雨伞……听混杂的语言, 看不同的肤色,不断调整着原本的思维,去感受不同理念所带给我的冲击,行在陌生的路口,我告诉自己,可以往左,可以往右,只是所有的决定都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的结果都只能自己承受. 我像一块被抛向空中的铁片. 在慢慢坠落地面的过程中, 一点一滴地被侵蚀着氧化着……最终, 我会以什么样的态势什么样的形象,回归到真实的大地呢?

                   埃塞行(一)  ----- 亚的斯亚贝巴机场的进行时

P 1 埃塞儿比亚航空

24小时,五年里的记忆(一)--记录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和非洲的缘分,开始于和埃塞尔比亚的缘分,和埃塞尔比亚的缘分, 基于和Bekele 的缘分,此刻, 他在北美的大地上延续着他美国的梦想,而我, 一而再再而三从美洲来到他的故土. 这是奇怪的生物链,一个生存的生物链,无论我们如何相向而飞, 大家的任务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生息, 而他为什么不代替我在他的土地上找到生息的理由, 而我为什么要离开现居所万里迢迢奔他放弃的故土而去呢? 这难道就是人类的迁徙性决定的吗?
 
P2 机舷外的曦光

24小时,五年里的记忆(一)--记录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第一道曦光穿过机舷到达机舱内, 机上的人们还是熟睡,凭着以往的经验,知道此刻,飞机已经越过亚当湾(Gulf of Aden),进入非洲的领地, 前方到达就是Addis Ababa (亚的斯亚贝巴)了. 这次,曦光没有如期到达,醒在一样的时辰, 趴在窗舷去找寻,外头漆黑一片,出了什么差错吗? 转念一想,才发觉那"以为的经验"不是100%工作, 前几次的到来都是在干季,自然天空万里无云,一片霞光.而今是雨季, 阴朦才是它该有的色彩.

P3  埃航空姐

24小时,五年里的记忆(一)--记录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不知是因为故事的趣味性还是自己对这两个国家行走后的印象驱使,这个已经遗忘了出处的故事一直在我脑海里,并不断以"祥林嫂的口吻"被我复述着,只要在能够想起这个故事的场合, 比如现在,在我看到这张埃航空姐的图片时.

审美观其实是一种趋向, 一种对代表先进,文明,自信所赋予"艳羡"的趋向, 如果设想有一天, 当新世纪属于非洲, 非洲的主体人群成为这个世纪的主人, 那么我们对黑色的拜读是否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故事说: 上帝第一天造人的时候, 捏好的泥土放入炉里烤,上帝不小心睡过去了,等醒来,结果发现泥人成了焦炭,又黑又丑. 上帝就随手一丢说:不要了,重做! 这随手一丢不要紧,要紧的是这又黑又丑的人丢在今天的尼日利亚!(我正在Addis Ababa 机场转机去尼日利亚)

第二天, 上帝不敢马虎了,重新捏塑的重新烘烤的人是他认为最美的人,这下,他小心翼翼地把这完美的人放在了今天的埃塞尔比亚.

这就是 闪米特(Semites) 人的后裔, 他们深棕色的肤色以独特的美丽征服了我.

这就是我的到达, 我穿梭在上帝的作品中, 享受着上帝的杰作给我的愉悦以及他的粗心给我的撼动.

P4 ,机上食品

只为找寻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没有拍机上食物的习惯, 之所以有这一拍, 是因为这食物的特色. 盘中食品为埃塞人的当地食物, 卷开的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英桔拉(Injera),为画眉草的果实磨制成粉,发酵后制作出来的.有些酸, 如果不酸,会很好吃.机上的食品是改良过的,比地面上吃的入口些, 包在皮内的牛肉酸菜等酱也是改良版的.每一次的到来,埃塞的食物是我最为头疼的事, 不多的几家中餐馆做出来的菜也是变了味的, 当地的食物吃了一餐后就不再想第二餐, 最后,我们带来了锅,米面,自己开灶.但是高原的米饭永远都是夹生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胃, 来埃塞的苦会多受一些.

 P 5 韩国医院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既然提到了食品, 不凡再提一下医院吧.

  在初认识Jim的时候, 他以出游某某某某的陌生地来诱惑我, 而经年下来,他的行走热情越来越低落,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水土不服.到哪儿都得一番折腾,这不,腹泻,我们来到一家韩国人开的医院了.数次的非洲, 一次医院,一次警察局,一次不成人形的虚脱……我能够理解他的退缩,Addis Ababa 是非洲海拔最高的城市,2450多米的高原似乎没有带给我们多大的感觉,但肠胃极好的我在平安之夜上吐下泻的遭遇,也对这个高原有了警惕, 只是还怀疑着水源的不净,高原就一直是"suspect"(疑犯)而已.

说到途中不预期的不愉快的经历, 顺道就把我读到的Alain De Botton (阿兰,得伯顿)<旅行的艺术>一文中的原话作为提醒吧:"艺术描述带有极强的简括性,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必须承受那些为艺术所忽略的环节".他人的旅行就如同Alain 所道的艺术,是被简化和剪辑的. 我的也一样.特别把上医院的这图片拿出来就是为了说明文字背后那些被简化掉的情节是我们有意或潜意思里不想回顾的.

所有的得到都是另一种相应的付出.

 

P6 凌晨初航的到达

只为找寻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有三个小时可以在机场内遐想.

 凌晨第一航班到达,打破了候机厅的宁静, 坐在空旷的候机室, 等待天蒙蒙开亮, 从美洲飞到中国,再从中国飞到非洲,这期间不断在调整时间, 一时半会儿的清醒不过来.只能用天亮天暗, 只能用飞机的时刻表来衡量早晚了.

注视着又一架班机的降落,看着Ethiopia的字样, Addis Ababa就像刚刚作别的,不久又不期而遇的老友一样,仅是我一个转身后的再度遇见.而当又一次相见时,那份无由的温暖不由自主地在心底回荡. 埃塞, 我走了,我又来了.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你以雨季来迎接我. 

P7 机场外Addis Ababa城市

只为找寻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可以这样静静地等候在机场内, 回放一幕又一幕的过往, Bekele 在美洲 , Tony刚刚从这里回了中国, Jim也不再来了. 我带着一个初次非洲的新人Bonny到来, 他兴奋地四处找人聊天......

那晨岚环绕的层层叠嶂下有我在埃塞的家--Hilton酒店,想起意大利朋友Dama说的, 福州的西酒是他中国的家. 我能够理解这个情结, 什么是家呢?一个可以居住,一个可以放松,一个安全的地方对吗?

一个安全的地方!漂泊在外, 凡是你认定能给你安全归属感的地方均可为家.

P8 机场内

只为找寻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在我们抵达后的不久, 外头有了些许光亮了,机场内陆陆续续有旅客到达,多为转机的人, 到尼日利亚, 赞比亚等非洲的其他国家.

Addis Ababa 是非洲交通一个重要枢纽.和它的咖啡一样, 航空业已经是它的一大主要产业.

随着旅客的到来, 少数几个商家开门了,咖啡的香味渐渐在空旷的候机厅内散开.如果你来,记得带走它的咖啡.埃塞是阿拉比咖啡的发源地, 也可以说是全世界咖啡的发源地.咖啡最古老的最纯朴的文化源地在此,如果什么都不做, 单单去追寻咖啡足迹亦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在思念着Bekele在路边小店请我喝的第一杯阿拉比咖啡,浓浓的褐色像极了他们的肤色,而Bekele 的爽朗笑声就像加入咖啡里的糖粒, 那样具有非洲特色, 那特色该是粗犷吗?

P9 打牌的中国人

只为找寻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在这样的情景前, 我在感慨.世事的迁徙和变化.五年前我和Jim一起来的时候, 感觉特别的老外, 似乎全机场就我们两个中国老外,广州机场的check in小姐特地把我们放在机舱的最后位, 并善意说了一句:免得你们被熏.

Bonny 很兴奋地和大家搭讪起来, 问了一下去向, 各有不同, 大多是一个家族的人一起出来, 出来的理由为这个家族早到非洲的人打工, 多为一些工程类的项目, 如盖房子, 建马路,修水利......

看此景象, 我不由不想起早年在美洲的中国劳工, 远渡重洋,挖金矿,修铁路......最后栖身他处.

美国风险投资家 Jim Rogers在这个世纪之交时驾车环游地球后做出这样的判断:19世纪属于英国,20世纪属于美国,但21世纪将属于中国! 我想在他之后增添一句: 22世纪呢,该轮到非洲了吧.

中国人的身影,是勤劳的身影.是为整个世界忙碌的身影.没有理由, 这个民族不富强!不站在世界之巅!

如果不, 就该想想原因.

P10 检查通行条(2008)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坐在侯机厅发呆, 环视场内场外的每一个可触及的角落, 我想不起, 我对福州机场和温哥华机场的熟悉是否可敌我对Addis Ababa 机场的熟悉,我和这个机场的感情不单单是我以旅客的身份多次来往往这么简单. 这是机场内脏的地方, 需要特批的通行条才能进入,保安和站岗的士兵正在检查通行条, 上面有我的全名出生年月等等资料,环绕机场内脏有10多公里的道,几步就是一个岗,一个持枪的士兵,所以走完这个道用了很长时间, 几步一停,几步一检查.Bekele在车内开我玩笑:把你抓到监狱去! 我回答的很叶公好龙:正想去体会一下生活呢!我的回答让他好惊讶.然后一直给我强调什么叫Jail(监狱).哈这个朴实的闪米特后裔啊, 不懂什么叫叶公好龙.
P11 08年在机场内部视察security 路灯的工程.中间是Bekele.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一)--记录2010年埃塞尔比亚行 - 微娃 - 微娃

  回忆至此暂停打住.就如一个走进你心里的人一样,之所以会那么深地在心中占据位置, 因为洞悉.你的一言一行,一愁一悦都在他(她)的眼中, Addis 机场于我的特殊, 是它在我眼中,我在记取着它.而我于它不过是一个过客, 并无特殊.

人和人,人和物的相遇,不断在发生,也不断在遗失.自从Bekele到了美洲, 埃塞似乎不再和我相亲了,至少我这么感觉,此次到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只为了寻找那些远去的记忆.

能够深信的是,我们又会不断的遇见,不断的分开.

这次又是谁呢?

 Burkina Faso 的Roudo 先生!

偌大的机厅也许是因为我的特殊,机场还是有不少的亚裔面孔,而女人就我一人,一句Hello就能是交流的开始, 也能展开一段故事,或这或那的故事,和Roudo 聊天让我知道了一个从未听到过的国家Burkina Faso(布基纳法索),在非洲的西部,和我要去的尼日利亚相距不远,曾是法属殖民地,说法语,Roudo 的英语也不错, 足够聊天,聊他们和台湾的亲, 聊<Opinion>报纸的新闻来源.Roudo 是Burkina Faso <opinion>报的主编,而他同仁手中的那台吃饭的Canon相机一掂就知道没我的好,这下轮到我不好意思.

这就是一句Hello后的故事,而后是否会有我和Burkina Faso 的延伸缘分呢?回到中国后,收到Roudo的邮件: Just to have your  news. And tell you  that i am happy to meet and  to known you in Addis Ababa. I hope that one day you coming in Burkina Faso 刚刚有你的消息(可能是刚刚翻到我的名片之说),告诉你我很高兴在Addis 见到并认识你,希望有一天你会来布基纳法索.

 Burkina Faso, 也许有一天,我会想走近你,只因一句问候后对它的念想?

此去,尼日利亚.等我回到这个机场,是20多天后的事了.

 

 Copyright 2010 Viva, Duplication is not allowed for public,  commercial issues .   
                      本博客文字、图片均属于原创,享有版权肖像权,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