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2010-10-23 12:35:35|  分类: 我在非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塞行(三)-------非洲的唯一,人类的远祖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 1  去 Mountain Entoto 的路上

 

Entoto (恩托托山麓), 地处Addis 城的北面, 市郊. 车程20 分钟. 让酒店叫了一辆旅行公司的司机.

去Entoto 山的路途有些静, 司机不爱说话,我也默然着......山路蜿蜒在静谧的晨雾霭霭中, 不时还有零星的小雨打在车窗上,道路两旁的绿意扑面而来, 这就是雨季的非洲,清凉的绿色的湿润的. 车窗外的雨刮上下转动, 慢慢刮去了我心底的燥热---那幅原本未达时对非洲色彩和温度的想象是带有热意的. 一次又一次的到来,就一点又一点地消退,直到今日的宁静和凉意.

一个人行路有它的好, 寂寞的恰好, 不用顾忌身边人情绪.这样的安静中,可以什么都不想,不说,不做. 让景致慢慢走到心里头去, 让那些陌生的故事安静地放置到腾空的思绪中.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 2  Mary 孟尼利克 博物馆.

Entoto 山顶最高处为海拔3200米, 作为景观, 可以俯瞰整个Addis Ababa 城, 今日的雨雾遮盖了视线, Addis 城在隐隐约约中, 可以想象一个晴朗的天色下, 这座Addis 城铺展在东非高原上的美丽轮廓.

Mary 博物馆里展示了埃塞皇帝孟尼利克二世所用过的物件, 有皇冠,庆典服饰,长矛器械还有战鼓, 这些都是埃塞人的骄傲----他们骄傲于辉煌的阿杜瓦战役,那场神性般战胜了入侵意军的战役,使埃塞成为非洲的唯一,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国家.

博物馆内不允许拍照,当馆长介绍到战鼓时,神情是神圣的, 而我告诉他, 我知道这段历史, 知道他们的唯一, 知道埃塞的疆界是被称为"由勇士的长矛和弯刀刻下"的.馆长略显激动, 一直致谢.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3 雨雾中的Maryam 教堂. 为后人新建造的.地面上铺设毡子,用来跪拜. 到来的人不多,今天不是休息日.

当我环绕教堂而行时, 教堂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嚎哭声,很凄切.司机接触到我的探寻目光时说了一句: 可能家里出了事吧?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4 旧式教堂, 皇帝孟尼利克二世加冕的地方.

        周边繁茂的桉树林是孟尼利克二世时期栽下的,一个世纪过去了, 物是人非.

        今日Entoto 山麓上的桉树林被称为Addis的肺树林.

       水泥路无疑是后来铺设的. 行在这样具有历史意义的皇家教堂道上, 它的简陋促使我掰起手指头来掐算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5  孟尼利克二世暂居过的----宫殿吧

        那是欧洲列强的时代,北京的圆明园正是这个时代里成为今日的遗址. 中国皇帝弃城而逃.而孟尼利克操起弯刀长矛和意大利军队酣战着......

  宁静的清晨, 小雨细细落下, 我无法把眼前的景象和一个世纪前的非洲最有声望的皇帝以及他的毕生伟绩连接起来.

若不是心中装满了崇敬, 足音想必要轻飘些许. 一个村落吧,一个原始的教堂,一所茅草顶的民居? 而已.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6  楼房宫殿

    这面埃塞的旗帜,是我唯一能读到的此地庄严和神圣的物件,就如Addis 今日的街头上看不到几所现代的高楼大夏一样,埃塞的历史是这样简写的. 而它的3000年文明史实则吓了我一跳, 独特的吉滋语(Geez),也叫闪米特语,一个个字母就是一个个人形的象征,或站或坐,形态逼真.这文字所应运到古文化以及宗教领域的时间之早,是我万万没有意料到的.

比之中国的五千年内涵, 它的3000年里,我翻到的只是它昔日的战火,今日的贫瘠?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 7 教堂外祷告的妇人.

      殿堂内的妇人嚎哭声依然在持续,泣泣叙叙的,扰了这古迹旧痕带给我的宁静.一路行过,老在设想着哭声背后必定又是一番心碎不堪的故事.

      一身旧式服饰的妇人, 站在殿堂外静然默祷, 又把我拉回宁静中来. 世人皆渺小, 伟人也罢,常人也罢,都是一身躯壳来, 一柱烟雾去.孟尼利克国王此时在字迹中,他的旧所记取了我的足迹.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 8 离去的身影
    也该我离去的时间,告别Entoto, 我对它说,下去若来,还会来此.此地能够尽览Addis的今日, 亦能踏着青苔之路,回到那个无声的旧色世界, 和光阴的那头人续上一段对话: 孟尼利克还会问: 中国在造大炮吗? 微娃答:不造了.我们忙着造"外汇".微娃来的目的是想让埃塞的夜空更亮些.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9  纪念碑. 纪念在阿杜瓦等战役中牺牲的战士,以及从欧洲列强下独立出来的胜利.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9  回到市内, 最大最现代的教堂.
        从一个世纪前的教堂回到现代教堂,是从Entoto到市中心的距离, 就20分钟.
        短短的一段空间距离,短短的一个时辰刻度, 就这样开过了100多年.
        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蓝天白云的空气下呼吸起来是那么真实.
       我暂时回到了现时, 让阳光沐浴全身.储蓄一下精气,好再次回到更加悠远的年代.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10 Addis Ababa 大学 校园门口
       Addis Ababa 大学是埃塞第一大学,Bekele 从这所大学毕业.
      到来的时候正是新学期开学的时候, 也是毕业生典礼的时候, 穿礼服,怀抱鲜花,拍照......
 
      微娃为寻找人类之祖而来.却被司机告知,Lucy已经不在民族博物馆了, 被送到了美国.我立马追问:美国哪个城市?
司机摇头不知.后来回来查找,说在上海的世博出现.
 

只为找寻那远去的记忆(三)----2010年埃塞行 - 微娃 - 微娃

               P11 Addis Ababa 大学校园一角. 也是通往民族博物馆的路.
 
      得到的答案有些失落, 但不是很严重.五年前对Lucy拜见过,未许拍照.今日就想旧迹一访.追溯一下心情,那种远古又远古的心情,那种关乎先祖关注脉络的心情.
      我想,我们的祖先......起源地真的在这片土地上? 我脚踏的这片非洲热土?
   (PS: Lucy(露丝), 3-4百万年前的第一直立行走的具有人类骨骼特征,被视为最早的人类. 这是今年9月前的事.
 9月新公布的美国科学家又研究的另一副骨骼Ardi (阿尔迪),一样来自埃塞, 比Lucy早出一百万年!)
 
  五年很短, 短到我似乎望见路面的旧痕,是我昨日的旅印,短到Bekele,Jim 的笑声可以这么清脆地踏阶而来......
  五年又很长,长到一个转身,人类的先祖就是另一个100万年的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