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于飞翔处忘却  

2011-03-01 05:17:20|  分类: 我在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1 温哥华机场地处海岛边,外围有一片芦苇地 。冬天的下午,阳光从西南方向来,恰好的时光里,会有金色涂上机翼。像彩云一样的从西南方飞来,降落。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2  海滩。

 

那天的那场惊心动魄的黄昏奇彩云裳,让人心颤,错过了记录,心中开始了耿耿于怀的纠结,其实,也知道人还是喜欢找点茬给自己难受的,或给自己迂回的,如果都活着那么明白,知道得失不过就是一场辩证的因果,此长彼短的呼应,那清晨和黄昏真正的没有区别了,不过就是时间的计数刻度而已。所以,大多时,会把自己弄得天真开去,活到五岁时的好奇,十五岁时的浪漫,二十五岁时的激情。真好,真的好,身在现实的房屋内,心在瓦屋外乱飞了,飞着一道道彩虹起。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3 温哥华的Westham island (岛屿),是飞禽们的王国,是雪雁去美国时落脚的地方。秋末时分,一定见到它们气势蓬勃的到来。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4,也有一些雪雁留在了温哥华,这样,我们的冬天,我们的草地上 就有了一群群散步的身影,天空也会不时掠过它们的飞翔。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 5  落单的一两只,在我镜头下留下不是太美的影子。拍雪雁,还得有更长的镜头和耐心的守候。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 6 这天的云层不是那么轻盈,还好有太阳的光过来.

 

于飞翔处忘却 - 微娃 - 微娃

P7 转身就是远处的滑雪道。我在想象人类的飞翔。

 

于飞翔处忘却-----

 

 春暖并没有按着节气准时到达,春节过后,更是料峭的寒冷,这种明亮的太阳下,阳光像是一个高级的骗子,让你很不明白,这么理所当然的温暖究竟去了哪儿?而寒冷却是那么意外的邂逅,跟莫名间中了丘比特之箭梢那样,箭身不知去处了,独独有了毒寒,留在骨缝间游离。

我在田埂间伫立过,在镜头无法摄入的距离里,看它们安然地拥挤又闲散在滩涂上嬉戏,觅食,踱着方步。田埂边站着三三两两的摄影者,和他们长枪短炮,是充分准备的那类,明着就是专业的,或者更有可能要卖些片子吃饭的。我的镜头羞涩了些,架脚架的样子还没摆开,突然远处的几声枪响,这田埂滩涂黑压压一片沸腾了,天空即刻间被覆盖了,没有空隙透出天空的蓝,原本只是混杂咕嘟嘎嘎声的滩涂上,震耳欲聋的就是一场战争的拉响,或更甚的轰炸声,一定不比日本偷袭珍珠港那个清晨惊魂轰鸣来的逊色。也是这样的一个瞬间后,滩涂空荡荡了,一只鸟儿不剩,向南的天地一线处,黑压压的杂乱的弧线交叉着那轰鸣声渐去渐远了。田埂这端,几个摄鸟的人对着数秒前还拥挤不堪的此刻晃着光秃的滩涂先是目瞪口呆,接着面面相觑后哑然失笑了,看来大家都没见过这架势。

刚才身边的“鸟人”们快门声根本就消融期间了,我只能在过后他们得意的笑容中读出必定有了好收获。而我,惊愕中的乱拍乱压不用去想,也必然就是惭愧呈现于人前的东西。

那日的几天后, 和一友人闲聊间,无意间说开,他要去禽猎,我赶紧问,是那些飞禽吗?他说是啊,要试一下这枪证考后的运气,我就赶紧倒腾开相机里那些见不得人的片子,给他发了一张,在邮件中加了一句:你忍心吗?他一定在笑中回了邮件:好,不去了。哈,其实他的慈悲之仁永在我之上。只是这功劳记到拍一张照片的名下,是我未曾想到过的功效。

这是不久前的记忆,被友人的一句“加拿大雁良好的个体素质和集体自律精神让让狂风暴雨也不能破坏它们整齐的雁阵”翻开了那时的画面, 因大雁是被惊散的,无序的很,虽说平日里抬头见到的雁群多有优雅的阵型,不时变换着头雁,而是否和他处的大雁迁徙时有着独特的地方,却是不知的。

 这些文字也撩拨了去瞧它们的心,想法间多一个油门就行了,那是不远的地方,机场边的芦苇滩涂地.

 下了车子,想着把脚架安好,双手在即刻间就麻了,动作僵硬用出了五倍于平时的时间还是把脚架弄的三脚长短不一的,一气又给扔到后座去。刺骨的风像刀子一样轻掠过皮肤浅层,肌肤居然有了冰寒的痛感,这是来温哥华这么些年来没有感觉过的气候,太阳还在天空晃着,海平线上的云层有些低,压着目所能及的天际,这样的景致,哈,这样的景致!冰冽的风把我逼进车里,坐在车的暖风中,透着玻璃窗,才能冥想开,这样的景致,要是能跃过云层多好,来自远天近海的些些压抑就化解开了,一脉的舒展和光亮,在云层的上端,一个想象的落脚地。

没有翅膀是现实,飞不过哪怕是一寸的空气,那就借助铁壳子的羽翼,向上,向远方,触及它的宽阔,透彻和纯粹的明亮。胡想还能找到依据的物件,不知道该应了恰巧还是牵强之说,不远的地方,飞机起起落落。看飞机起降,想象这那铁壳里的有肉身,肉身里有思想,思想里的各色人在这起降间想着各色的事情,心间不免生了不一样的情愫了,那硬邦邦的铁家伙,在夕阳下也就柔软灵性多了。

滩涂宽着身子摇曳着冬天的芦苇杆,密匝匝的一波一波的在风带动下探向远处,锁定那铁壳子的方向,似乎告诉我,它们也想飞翔, 去我想去的远方。各色叫的出叫不出的鸟儿时不时从荒草中惊起让它在放肆任性恶风里飘摇,使它舒展成种种不同的奇观。,扇翅,悠着一声远去,以来不及用目光定格的姿态溶进色彩的布景中,就更别说端起相机去捕捉那已涂抹一身的金色,在空中划过空气的轨迹了。大雁也还是来的,那摆开群阵的就是,不用去指认他们的特质,阵型优雅地在云层下方展开,又变幻着融进云层,高了,远了,悠然不见了。“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此处,月满西楼只不见,唯有霞光染涛声,一样未有锦书,却有妈妈的几何线条,在记忆的黑板上画着,画着,成了此刻天空雁声回荡里的弧线,暖暖的铺开。

“为什么要漂,回家多好!”妈妈反复的话语,最近一次说在元宵节的电话中。想起这话,还是微疼,做什么都可以任性着来,做一个妈妈级的女儿了,知道妈妈心头的挂念是从骨子里长出来的,不断在血液里回流的不能用道理解释的。所以,每次的应承都是:快了,快了,我快回去了。这颗不安分的心,其实还在天蓝之处,徘徊。

 

“我像一片秋天的残云,徒然在空中飘浮,啊,我永远辉煌的太阳! 你的爱抚还没有消掉我的水汽,使我与你的光芒合二为一,因此,我屈指计算着和你分离 的岁月。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如果这是你的游戏,那就逮住我这飘忽的空虚,给它染上彩色,镀上黄金再则,如果你愿意在夜间结束这场游戏,那我就溶化,消失在黑暗之中,或者,以消融在苍白清晨的微笑里,透明纯净的凉意里”

 

“我们原是自由的鸟儿,飞去吧----飞到那乌云后面明媚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做伴!……”

 

普希金的句子是只飞翔的鸟,翱翔着扑扇着挣扎。泰戈尔的句子是那片飘浮的云,舒展身姿俯视大海的狂涛,溶天幕的宽处,飘逸……

 

我想起他们的诗句,在鸟和云的下方。

 

接着,我应该这样朗诵自己:

 

我愿意是

天空的云瓣

在大海的波涛上

让鸟穿过

 

我愿意是

大雁的回声

在云翳的翻腾中

和风呼应

 

我愿意是

芦苇的飞絮

在冬天的海岸线

随光飘扬

 

我愿意是

远山的白雪

在暮色的夕阳下

寻找高贵

 

我还愿意是

那飞翔时的忘却

在尘世的平庸里

独自绽放

……

 

(这最后,我想我应该回到尘世了)

 

我愿意是

小小的女人

在杜鹃开放的路上

和你一道回家

 

“Hi, what a freezing day ,isn’t it ?”(好冻的天啊,不是吗)一个老者打了一招呼

“Yep, extremely!”(是啊 太冻了)

 

“Why don’t you wear a hat?”(为什么不戴帽子呢?)

“Too strong wind to hold it ”(风大戴不住)

我挥动着手中的帽子,在他眼前扬了扬,说了再见,跑回车里。

该回家了,去煲一锅西洋菜骨头汤,好好暖暖这手脚。

 

微娃整理图文于2011年2月28日温哥华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