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初遇霭维  

2012-07-26 06:56:43|  分类: 随笔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遇霭维

 

Ivy,霭维。按中国的礼节,我应该尊称她霭维画家或者霭维老师,只是她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画家或老师的气度,相反我很想叫她一声:你这孩子。--题记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一)

幸好在识她名气之前,先浏览了她画。

我找不出有过的经验,那样被浮出画面迎面扑来的说不出是气息还是意味的东西撼了一下,心就扯了出去。坐在吧台高脚椅上,不停刷频ipad,她的那些作品。

身边的朋友Perry 一直听的我叠句连连: 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

我熟知自己生性的静,不喜扎堆,不喜捧场面,说谁是名人,更就找了多些借口避开遇见。

这是我“幸好”的说,读她画时并没意识到“霭维”这两字背后的蕴含。

要不我真就遗憾了。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霭维的《温哥华早晨》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7月15日傍晚,2012.温哥华交响乐团在本拿比市鹿湖畔的草地上举行交响乐音乐会。

提前到来,在本拿比市政府停车场遇见Perry。

抱着沙滩垫,一盒酷奇。和Perry一起来到草地上,找了有坡的草地,正对舞台的中央,沙滩席往上一展,脱了鞋。把自己蜷着黄白条纹的席子中央,等待舞台上乐器的主人来,还有霭维。

周边人声绰绰,有烧烤的鸡牛羊味混杂着笑语弥漫在草地里,大家借助等待音乐会的开场间隙,把晚餐野到了草地,喜悦浓浓,更似一场盛大party,你一丛,我一簇的。

天气预报的雨并没到来,但也没有如昨日的血样夕阳,天空铺满刚好的云,微凉风吹过岸边的树,一缕一缕的轻扬,我瞥见风和树绞缠的瞬息,目光离开Ipad ,走神了。对了,那是她的画,《温哥华早晨---Vancouver morning》,还只是小尺寸在Ipad上见的,一瞥之后的所有记忆。

一幅画,一张图,一首诗,一篇文,一曲子,一歌谣,还有一个人。

如何在第一的视觉中,就抓了心,痒痒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按部就班有序有理的表达于Ta的喜爱?

我倒带了小片时光,回到上个秋季。

在枫叶红透的早晨,路过相似于她作画的场景,趴在地上仰视着枫叶,光尘穿过枫叶的片刻,一缕一缕的掳过来的,如波纹在走。不单单是风,是风召唤光一道,从天空倾斜下来,疏漏过树叶。我在这暖色的轻扬里甚至感觉到那个秋晨的冷意,树垂下的叶沐浴着光,光叶摇曳出弧度,我在这弧度里读着她笔触的飞舞,读到那个清晨风的速度以及风速携夹来的凉意。

于事实里,我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穿梭在那些秋晨的凉意。她用色用彩用笔用勾勒的轻巧完成了。

而我在图片里苦苦追求不得,只存意念里的东西,她的画,呼啦一下的,就再现了场景。

二,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自左到到右,任老师,霭维老师,我) 

“来,介绍一下,Ivy 老师,Vivi”,离音乐会开场还有一段时间, 任老师 带她过来了,我握着她的手,温软的。

她说, Vivi ,好简单的名字啊。声音清脆。这是我叫这名的目的:简单。一下就被她给戳穿了,又那么轻巧。

Ivy 也简单啊,那么匹配着中文。

帅气的白色夹克和白色裤子,还有她笑,也简简单单的舒展着,我今天是特意穿着发白牛仔裤和有着褶皱花边的白衬衫,把头发辫了起来。我也想中性简洁的好。

Perry举起相机时,她正往嘴巴里塞酷奇,嘟瓤瓤的,小孩般的无忌。

抹一下嘴,往我身边靠了靠。

“你睫毛好长,我喜欢”,她瞄了我一眼。 平日在熟人跟前,我会凑人家跟前炫耀睫毛:瞧吧瞧吧,仔细瞧我的睫毛。我这点臭美,又被她轻轻一说,道破了。

画家的眼,见面的两三句话。像那幅清晨图,就轻轻一击。

我就满世界打捞决堤的飞沫,溃败的碎片。

只是并无拘谨,一见如故,我见到她的孩子气和温暖的笑。

急不可待的,我像邀功似的跟她提起了《温哥华清晨》那画,捡最简单的词说:温暖,动感,光影。我还是表达不出,它抨击过我一怯一撅的满电脑翻找那个秋天的片子,试图要找出相同的气味来。

“你把婴儿车,你把毛绒绒的狗儿都放了进去!”,我是很嫉妒,这场景我常常见着,但是到不了我的图片里,那些场景汇合一处的。

她笑:这就是画。意到笔到。

她又自言自语的:画画实在实在实在是太快乐的事了。

她画了几十年,从广州美院之后,一直未停歇。

几十年的故事,又那么轻巧,一句“实在实在实在快乐”,陈述加感叹地做了定句。

我在她一连串的“实在”里,想她的快乐,那么执着,又纯性,中间想必有过的艰难,苦涩都那么轻微了,似水淌过沙漠,找不到波痕。

她感染了我。不只是画。

 

三)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霭维的《温哥华夏日》

 

我没有带来大头相机,有些日子了,闲散的过着,索尼奶昔似乎也足够了记录。

她拎起她的小相机找素材去了,草地上的人,一家一家的汇聚。这场面也是温馨。

她要找那些温馨的片子。任老师说:她在计划着四年之后,做一个她梦想的世界巡回展。

每一个女人的梦吧,温馨的家,不是华丽的宫殿。

她也没例外。

作品成了一个梦想的出口。

《温哥华的夏日》,这画,你见了吗? 当时没想起这个名字,我记忆力又差,后来回头看了一下,见过啊。

我想起朋友笑话我说,温哥华什么都好,连下的雨都是温的,叫温雨。

我真就恬不知耻的接口:对对,都是温的,连冬天的雪一落地就化了,叫温雪。

《温哥华夏日》,还是温暖一片,连海水都是温的,橙色般的流动,如梦的橙色。而实际,温哥华夏日的海水很凉。可是,我读不出丝毫的凉意,一个家安札的地方,一个爱流淌的地方,怎会有凉意呢?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击碎我心内坚硬的是什么呢?如春水一般轻柔漫过的又是什么呢?

画的技巧一直不是我所熟悉的。笔下功力也不是我门外人能掂量的。

那么,只有意境吧,和柔软的表述。把一个又一个梦亮在画布上。

于是,流连,忘还。

 

 

 

 

 

 

四)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霭维回来了,在前头的人群里,茫然四顾。

我往她方向噜一个示意,问Perry,她迷路了吧?

果真!Perry喊了过去。见她像孩子般迷路后被找到的惊喜,笑的讪讪的。

她穿过人群,提着相机,我不知道里头是否有了她想要的片子。

若今天带着大头来,我那么想抓几张她局部的表情。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她被人截住了,也许一个粉丝吧。她站着,用英文和他们说话,他们用笔在写着地址邮件的。我从草地起身,套上鞋,跳了过去,镜头对着她。

她又笑了起来。

她回来了。硬把座椅给我,说我拍照。她坐上了我的沙滩垫,也蜷着。

任老师教着她名句: change what you need to do into what you love to do(丘吉尔说的,把需要做的变成爱做的)。她乖乖的呀呀学语。一遍一遍。

画,是她需要,还是爱呢?二者已找不到分界了吧。

音乐会奏响了。七点30分。夜幕并未降临。

交响乐,激越的。今日的草地音乐,多有了平民的味道,没有肃穆,这和以往剧院演奏在气氛上有了天壤之别。怎么奏都是欢快的。

卡门,大伙熟悉的扭着身体应着节拍,这首演奏率最高的曲子,在作者死后才得以流行。

总有些惜情,于这些纯粹的艺术人。

初遇霭维 - 微娃 - 微娃

 

易安有过铿锵之词,我记得: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我偷瞄一眼正聚神聆听的霭维,她是一只率性拿着一支温柔之笔的鹏吗?她吹卷过的九万里,她取下的三山。

心海被汹涌,原来,她的风过,她的山来住。

音乐会结束了,时间逼近夜里10点,暮色才起,雨丝落过又止。

收拾停当。她笑了说再见。

我没忍住,上前拥着她,在她耳畔说:很高兴认识你。

无需约定,一定再约。

 

2012.7月 温哥华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1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