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大洋路,任风吹不展  

2013-02-23 20:53:59|  分类: 我在大洋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洋路,任风吹不展


图:岩,Mollie & 微娃。文:微娃

一)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我又睡了过去,挨着艾米温热的胳膊,她歪倒在妈妈的臂膀。


我知道,风驰而过的,有一边的海和另一边的峭壁。36°的高温,如同一幅麻醉的药,我昏沉中,有三分一的醒,感知着周边。

风应该从海上来,南边。塔斯马海,也许南太平洋,也许印度洋。我不太确定这两个大洋在何处交汇。


我的怀里抱着相机。炽烈的阳光直接射了进来,一览无余的覆盖我的大腿和相机。


大洋路,维多利亚州,澳大利亚。 2月18日。 他们拥有这一夏季最热情的阳光,并直白又大方的馈赠。我无可躲避的,越发黑了。 这些天,岩直接叫我小黑。在她白晃晃的皮肤如白晃晃的阳光衬托下。我低了头认账这一新名字。

而我总是自信,待我回到非洲的那天,我一定又是他们眼中的小白。


有什么东西轻轻一下,盖上了我抱着相机的手。如一片纸片自天空的飞落那般轻盈。却在覆盖我的阳光下升起了一道凉意,咔嚓一声的穿过我的虚幻梦境。

我在哪儿,谁在我身边?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后来,我晃着脑袋几次,醒了过来。小哲一丝不苟的开着车,他后脑勺的发依然冲天而上。 白衬衣一洗如云。

这个帅气的小男生,一路很担当的把车开到底。


我低头看到我的相机上盖着Mollie的草帽,那声在梦里的清脆声,是她轻轻放下草帽的声音。

“担心我的手成了黑人的手吗?”我朦胧的嘟囔一声,盯着草帽,想醒的彻底些。

“担心相机晒坏了”。她笑。


艾米睡的时候,流了口水,在Mollie的臂膀上。醒的时候,知道臂膀上有口水,说不要妈妈了。

把口水流在谁的臂弯 ,再可以说声:脏,不要你了。是艾米的幸福,也是Mollie 的幸福。

阳光在柏油的路面上,泛出黝黑的光亮。澳村的紫外线比温镇的紫外线更加的浓烈,我的眼睛又开始生痛。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二) Apollo Bay 的正午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艾米冲向了海滩,冲进了海浪。牛仔短裤和红色的恤衫,长长的马尾巴甩来甩去的,还有她细长的胳膊和大腿。


白沙,细密又微烫,所有的人都赤脚了。鞋子丢在沙岸上,艾米自己带来要换下的小裤头,也搁放在沙草丛里。


艾米是做好准备要湿身的。这个小丫头,抱着睡枕上车,已经让我们欢喜惊叹一把的,这下又自个儿拎着小裤头下水。着实又一阵的叹服和莞尔。只是,后来,Mollie不小心滑了手,把她干净的小裤头掉海滩上,湿了。我大笑,怎么都没忍住。这对活宝的母女,细沙追浪的翻腾着一出又一出让人忍俊不禁的场景。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和艾米一起冲进浪里。躲闪不及,湿了半截裙子。 我提着半截裙子的湿和沙回到沙滩。Apollo Bay 蜿蜒如艾米船夫般弓着身子拖回来的海带,展延出一道关于故乡的长度和色彩。那些关于沙滩,关于落在沙滩的所有记忆。

















我不太关注有多么美丽的风景了。也许就像我不再关注有多么传奇的爱情一样。

大洋路上的Appolo Bay 其实很美,晴空白云下端,蔚蓝的水,和延伸到前方的崖壁。亦是我记忆里走过的海滩鲜有的澄净,和阔展。


那天,周天。比基尼的,躺在帐篷里读书的,冲浪的,滑板的,漫步的。有一股誓和热烈的阳光共此交缠不清的雄心壮志。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三) 十二门徒的黄昏

Port Campbell 小镇,我们的客栈。沿着海岸一路而来。400公里开外,墨尔本昨个傍晚的红烧云,有些遥远了。

那夜,我真的醉了。我才知道,雅拉谷酿出的红酒,一杯即倒。 我是盼望过的,关于红酒的雅拉谷如何有着一垄又一垄的葡萄藤,又如何在雅拉河的两岸开出葡萄花来。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于一处风景的向往,更深的背后,是想见到那个风景里驻扎过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字典里,多了葡萄园,多了葡萄藤,多了关于红酒的重叠叙述。加拿大的Kelowna也好,雅拉谷也好,后来的阿德莱德巴拉萨也好。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也许这就是命里注定的事。和这些的遇见或错肩。

梦里的雅拉谷依然在梦里。 而在雅拉河边,Heritage 高尔夫场,有过一场夕阳和一群袋鼠的会见。

大约,会此生难忘。物,景和身边陪同的人。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十二门徒处的黄昏,我想,那刻的时光是铺展的,奢华的。 如梦舒展出的金黄,不太真实在你我的身边迎风起舞。传说的十二门徒,站在传说的海上。镀着一身橙。

我们的裙裾,摇曳着一天积攒的余热。缓缓,渐行渐陨的一轮太阳,西去的大洋。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四) 

我就突然看到你,站在阳台。吊带的白裙。 微笑的看我。我怔了一下,才想起,那个阳台的房间是你昨夜和艾米住的地方。


那个清晨,我从后门越过花丛,来到街口。寂静的初晨显得这个小镇的更小。似乎一步就能穿越过的街头街尾。

小小的湖泊背后,岩层金光闪闪的,今天又是晴天。


我没有拍照片。岩也是拿着相机,晃着,并没拍照。 我一直觉得,我会老在一个小镇里,和所有的人认识。说一些关于面包牛奶的话题。也许还会多一些关于远方风光的话题。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但我不敢有过多的奢望,那个小镇,是否会有这样的清晨,让我突然看到阳台上的你。

那夜的袋鼠肉,柴的很。我只为了尝一下的。你死活都不肯尝,这点,没出我的意外。


今日的短信,你说:相识几个世纪了,某一世里,你是我窗前的一棵树。目睹了我所有的喜乐哀愁。

那个时候,你不知道,我住在Sherry 的房间。有一扇窗向东开着。窗前站着一棵挂满黄色叶子的树,斜风橫雨,这是那时的悉尼。一如我窗前的秋天,温哥华。也一如故乡的台风时节。我安静在家的日子

天远地远的穿越。为了只一场冬天和夏季的交汇吗?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我告诉你。雨,在窗外。你接着问,那你在干吗? 我在读霭维和Tim的邮件 。霭维在说三月相见的事。Tim 问什么时候再到美国。我答应过会有一日去他的西部马场,骑一次马的。

邮件积攒了好些天没读没回。这一日,雨让我呆在房间里。让我闭目养神的静静回放在墨尔本炎热的时光。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五)告别的机场

我以为,我行的,能够谈笑自若的向你挥手。 20日清晨的阳光再度明晃晃在厚实的窗帘外。

19日,企鹅岛回程途中,半盏月儿挂在灰色的云边。我有一阵猛然的伤感。Ben 不时电话过来,问,到哪儿了? 我说不清楚在哪儿。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我知道,这一盏月儿,从弯牙过来,渐渐丰盈的。尚待不到满月的明天。又该挥手作别。

所有相聚的欢乐都没有减少,只是那么猛然紧缩的离别,以更加汹涌的来势狂奔而至。


此后,又天涯。此后,又遥遥。太平洋的此岸彼岸,南端北端。

我最终还是,很没出息的把一把泪花,在你的肩头,像艾米的口水一样,不由自主的流淌开来。

大洋路啊,蜿蜒曲折,任风吹不展。


2013年02月23日 - 微娃 - 微娃
 

(渐行渐无字,澳村有BenMollie  艾米,小哲。。。。。。和同行的岩。 你们让我拙笨的嘴不敢开口。月圆时,请接受我的一声谢和一声祝福,天涯共此时)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