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娃

我记得回家的路

 
 
 

日志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2016-06-12 14:18:46|  分类: 我在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作者:散文作家 小晖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戴安娜在非洲)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威廉王子和凱特) 

再見靄維,在寫《初遇靄維》的第二天。

 

726日,很好的陽光。無需再約,一定會見。

 

我把我最愛的幾張圖片發郵件給她,順便附言拍圖片時的環境。

 

“那是午後臨近黃昏時光,光線柔和,天上而來,直接染了這一場景通透,溫煦”

 

她郵件追著回來:“......妳文章只短短二三行字,但我似乎己看見了人們在那櫻花逆光下的互動和色彩......

 

她的感性一覽無餘。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畫家女婿肖像)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靜物:牡丹)

 我來到靄維居室。一整面牆的畫作撲面過來,彩墨氤氳。

 靄維的居室,面北,西蒙山依稀可見,鹿湖幽藍,寶石一般的在飄窗之外。

對我熱愛向南陽光的人,就有一問,為什麼是北?

於畫,最理想的光來自天窗。次之,北。她這麼解釋。

溫哥華的緯度,東西,和南都有直接的陽光投射,只有北避開直射,採集最原始的冷光,不至於畫布變黃色,而影響對光的正確感應。

我似懂非懂,只知道,畫於靄維,是至高的,第一要素的。

作品在熱愛作品的人眼裏,某種意義上高過了生命。像母親,她的孩子一輩子高過了她自己。靄維為了畫作選擇了溫哥華人最不愛的面北居所。在這點上,我找不到她的感性。

在她居室裏,我聽她侃侃而談。關於這些畫作和背後的故事。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加拿大總理哈勃)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哈勃和肖像合影,並題字:All the best )

不久前為溫哥華兒童醫院舉辦的個人作品專場義賣。這幅畫作,被加拿大總理哈勃收藏,隨後寄了這張照片給靄維。題字: All the best

我端詳這照片,和靄維一起大笑。哈珀的可愛,憨憨的神情。

照片裏的表情和肖像的表情,一模一樣。

“我就是喜歡他謙遜,在聽證會的那表情,感動的。”這是靄維喜愛的政治家,不跋扈。

翻開她肖像畫冊,經年的積累。凝聚斂重感,全然和我對她風景的灑脫感覺不同。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佛像畫家:田滄海)

 田滄海,專業佛像畫家。背景讓我聯想到他和佛教的因緣。靄維的細微,從眼神到背景板,每一處都你靜下來去好好想想所表達的。

她說,她敬重田滄海一顆佛心之下的低調為人品質,以及男人特有的自信和寬廣胸懷。

靄維的肖像多是男性,有著顯赫的地位。她畫出骨子的東西,底蘊的厚實,沒有嚣张气焰。

她說頭骨。我摸了摸自己的前額。

她說動態,人物動態裏蘊含的氣質,氣質裏洩露的職業特徵。

一幅肖像,薈萃著所有,所有精華濃縮後的再提煉。即便讀者對人物背景不熟悉,也可以在第一眼裏,捕捉到那種想表述又表述不出來的,屬於靈魂的東西。

靄維,她竭力要突顯的,屬於靈魂深層的。

那道佛光,從窗口來,從天外來,從自然萬物的精氣來。 

豁然,天眼即開,如燈塔的光。遙遠地照過來,心氣为此一振。黑暗隱在身後。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印尼漫畫家馬拉)

是的,在她的暗示下,我讀到她筆下的骨質感。硬朗,如信念。人物故事裏有過周遭的風雲跌宕不過過眼雲煙,為了塑骨強骨淬煉骨而設的舞臺背景。

馬拉,一個印尼的漫畫家。

因熱愛中國來到中國,卻遭遇那段非人的歷史。59年,以及之後的文革,他都沒能倖免,顛簸流離;逃躲荒野;有了一段鐵窗生涯。

藝術,是倔強的。落魄,酗煙,枯槁之形,也難遁隱他的桀驁不馴。犀利的眼神,青筋暴突的手,直板的身軀,臉頰暗影裏的綠光,畫布原色的單冷衣服。這一切,是無聲的語言。沉默著,卻告訴你,他的個性,藝術人的不屈,和那段背景裏的黑暗。

靄維用這幅黑白照片畫成彩色畫,讓馬拉折服。也轉變他原來對廣州美院人的偏見:“廣州美院的,只會畫頭,不會畫手。”,這話是第一次經由朋友介紹認識靄維時,一邊握手,一邊嘲笑著說。

之後,馬拉成了靄維的好友。亦是逼迫靄維從最初的畫匠走向創作畫家的諍友。 

31年前,靄維為了生計奔赴著,用超量的工作保障生活。

靄維說,他用罵,用誘騙讓她積攢錢,積攢出時間創作。靄維那個時候,為了生計,天天臨摹名畫來獲取很低的稿酬。

他罵她:這就是你來香港幹的事,臨摹?

他誘騙她:你畫了,我認識全香港中英文報紙,到時幫你組織畫展。

靄維把畫積攢到可以畫展的時候,他才說真話:我沒認識什麼大人物。就兩個中文報社的小編輯給你。

馬拉,在靄維心目中,是那條抽陀螺的鞭繩。她就這樣被抽打著轉了起來。

可惜,馬拉在壯年時,肺癌早逝。

諍友的鞭策情,靄維的感激,耿耿至今。

我感動於畫,感動於故事,感動於情誼和藝術人的鞭策和堅持。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前臺灣行政院長,參謀總長郝柏村)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中華民國第六任副總統謝東閔)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商界 王永慶)

我很幸運,靄維的慷慨分享使我有機會在某一個集中的時間裏穿越時空,在每一面相後,讀到一種精神,和力量。

畫,在似和不似間拿捏程度。肖像,在是和不是間,只有狹窄的空間,可以遊刃。畫到是,已經很難, 

畫到他蘊含在體內的精神,“難”字不可描全。

像一道閃電,一閃之後,留在你心口的印記,忽略所有背景留下的印記,僅僅的一道光亮。

我想,靄維做到了,她捕捉到那道光亮,用她敏銳的心。

軍界郝柏村,政界謝東閔,商界王永慶,藝術界馬拉......即便身份背景不同,她只管觸目之時,那一道光亮,凸顯出來。讀者,順延這光亮,讓感覺順勢爬了上去。

靄維對藝術執著,純粹和真誠,為她贏來了捕捉光亮的能力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香港小姐朱玲玲)

 25年前,臺灣和大陸還在敏感期。

坐在臺灣參謀總長郝柏村面前畫畫,若有雜念,怕這畫布就只有抖乎乎的筆墨了。相反,郝柏村邀請她到高級軍官演講,講大陸大學生下鄉的生活。她脫口而出:我對政治不感興趣。

靄維說著這花絮,掩口大笑自己的耿直不分場合。並感概,郝柏村於畫像的喜愛和過後對靄維畫像事宜直接間接的幫助。郝柏村是靄維在臺灣畫像的第一人,過後接二連三的畫像與郝伯村有著淵源。

藝術,我相信是凸显起來的一種東西,它的根基是真善美,不是其他;表達藝術的那個人,也必須有一顆飄浮出功名利祿的心;

品德,亦是,浮出背景的那部分,直擊你心的觸動。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畫家張靄維在畫室)

享受靄維的談吐,她的不拘小節大多時候像個孩子,給她任性的機會,她一定揮霍過度的使用。

但當我翻著一本她很厚的肖像素描本,對她孩子般的感覺杳然消失。她說,剛剛開始時,一天一張的素描,報社需要,是她的作業,每天必做的。

她精准的筆觸,是這大量的作業累計出來的。

構圖,動態,以及肌肉,眼神的表達,她一準到位。

勤勉的靄維,沒有任性。 相反,是慎密,是精細,是持重。 

肖像,畫魂的照片。執筆的那個人,匠手師心。

天馬行空的創作激情和揮汗如雨的黃牛般耕作,同時並存在靄維身上。

第二次握手,我從那靈動肆意的風光走了出來,走進了一個肖像世界,目觸這些活生生的面容和眼神,有了另一番的對話。

 我的思緒亦收斂起來。

於是,我看到另一個靄維。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清風伴我行,王曉暉肖像)

 

 肖像之笔,她的内敛 - 微娃 - 微娃

(溫哥華的夏日)

張靄維自述:自從十四歲到現在,已從藝六十二年,我活得自尊自愛,無論何時何地我身上都背負著母校的榮譽!我感恩當年母親的支持,和母校的培養。因此我走上了這條用自己的色彩和筆觸締造的永恆快樂之路。

 

2012.8.28初稿,2016.6.12 修稿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